《月光启蒙》,在妈妈怀抱里的故事

2020-06-25 23:50 关键词:《月光启蒙》,在妈妈怀抱里的故事 分类:谜语故事 阅读:103

《月光启蒙》是苏教版教材五年级下册的一篇叙事散文。作者回乙了童年的夏夜,在明月星光的陪伴下,母亲给自己唱歌谣、童谣、讲故事、猜谜语的情景,表达了对母亲启蒙教育的感激、怀念之情。文章意境深远,言辞优美,情深意浓。课文选自孙友田的散文《月光母亲》,在选入教材时,编者进行了删节和些许文字上的改动。也许是被文章言美情浓的魅力所吸引,好多老师选择了《月光启蒙》上公开课,而且不约而同的,在第二课时的教学中都补充了《月光母亲》的原文。母亲患了老年痴呆症,失去了记忆。我赶回老家去看她时,她安详地坐在藤椅里,依然那么和蔼、慈祥,但却不知我从哪里来,不知我来干什么,甚至不知我是谁。不再谈她的往事,不再谈我的童年,只是对着我笑,笑得我泪流满面。简简单单的文字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读着这样一段话,谁不为之动容?有位老师更是独具匠心,连用三个现在母亲,可曾经的句式,让学生对比读,如今的母亲满头白发,连儿子也不认识,可曾经,母亲那么聪颖,装着一肚子的歌谣、故事、谜语,强烈的形象反差更是在读者心头掀起情感的巨浪,动人心悬,催人泪下。在被这段文字感动的同时,我的心头也拂过一丝疑问:这段文字会在孩子心中留下怎样的印象?教者补充这段文字的目的是什么?本课教学的重心究竟应该落在哪儿?后来有一次在邻县听了一堂不同以往的《月光启蒙》,不由眼前一亮。这位老师没有介绍孙友田的原文,也没有提起患了老年痴呆的母亲,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是做大做强歌谣、童谣,提升母亲形象。重点是感受民间文学的魅力,感受母亲年轻时的形象,感受作者记忆中童年夏夜的美好。课上,这位老师用了较多的时间让学生自读自品文中的歌谣、童谣,交流自己读懂了什么,为什么喜欢这首歌谣(童谣)。然后,抓住一些重点句子,如小院立即飘满了她那芳香的音韵。母亲沉浸在如水的月色里,像一尊玉石雕像。等,进行品读,体会母亲美好温馨的形象。整堂课似乎都笼罩在如银的月光下,柔和而优美。回想《月光启蒙》两种类型的课堂教学,笔者有了如下几点思考:一、怎样才是有效的拓展有一位特级教师在听过几堂补充原文的《月光启蒙》后,提出了这样的问题:非得用这样的方式去让学生感悟母爱吗?学生小小年纪,无法承受生命之重。能不能让童年留下些轻松美好的回忆?笔者也以为,小学生不是不可以阅读《月光母亲》的原文,只是让人觉得这样的课堂太沉重。小学语文课原本应该可爱一点,可亲一点。过去,我们习惯于深挖教材,将教材挖掘得支离破碎,后来,我们又一窝蜂地追求课堂的广度、深度,将各种音像或文字的材料,作为开发的课程资源充实进课堂,于是,学《莫高窟》就读余秋雨,学《孔子游春》就读《论语》,学《珍珠鸟》就读冯骤才的创作体会。有些补充的文本材料,深深打动的是已有一定人生阅历的老师,而不是懵懵懂懂的孩童。一般在课堂上补充课文之外的文本资源,目的可以是增加积累,可以是帮助理解,可以是促进认识,也可以是升华主题。无论哪种,教者心中必须清楚自己安排这段拓展阅读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有助于整堂课教学目标的实现,也就是说,有效的拓展首先必须目的明确。其次,阅读材料与学生的理解水平、情感水平是否相匹配?有些大家的文字对小学生并不合适。还有,补充的文本与原文之间是否有着密切的联系?学生阅读之后是否生成了新的东西?而这些新的生成,仅靠学课文是无法实现的。只有具备了这样几点,拓展才可以说是有效的。二、感动从哪里来?感动过后是什么走进时下的语文课,感动成了最大的亮点,似乎没有感动就不成其为一堂好课。语文真的就只剩下了感动吗?那些感动有多少是由纯粹的语言文字带来的呢?以母爱题材的课为例,韩红的《天亮了》、阎维文的《母亲》、满文军的《懂你》在课堂上唱响,《母爱的姿势》、《疯娘》、《跪拜母爱》也被介绍给孩子们,离开了这些歌曲和拓展的文本(以及照片、画面),还有多少感动是由课文、由课文本身的语言文字带来的?有多少是孩子们自己从语言文字中品出来、悟出来的?感动过后,孩子们心中还能留下多少属于语文的东西?读过了《月光母亲》,那个坐在摇椅上无意识地笑着摇呀摇呀的老母亲形象,刻在了我的脑中。我是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去阅读这篇散文的,首先从文本中感受到的是情感和精神。可语文课上的学生不是一个普通读者,应该是一个深入的读者。他们不仅要领会文中爱恨情仇的主题,还要从教材中学习如何用语言传达情感,学习听说读写等语文学科的东西。叶圣陶先生曾说教材无非就是个例子。《月光启蒙》中那些抒情的优美的语句,那些情趣盏然的歌谣童谣,对于学生这样特殊的阅读者、深入的学习者,同样也很重要。所以,除了感动,语文课还有更多的任务要完成。三、编者意图是否要考虑小学语文教材,都是编者从浩瀚文海中精选出的适合小学生阅读学习的经典,可以说,每篇都蕴含着编者的苦心,也都经过了专家们的审核,经过了一线教师的实践检验。思想性、文学性、工具性,都是编者必须考虑的因素。应该说,编者的意图与作者的创作意图有时并不完全一致。我们在教学中,还是要尊重、领会并贯彻编者的意图,以便更好地运用教材,让孩子得到最适合自己的语文营养。作家孙友田的《月光母亲》,是他的母爱系列篇之一。除了回忆童年夏夜的美好,更多的是表达对母亲的感激,感激母亲对自己文学上的启蒙。而编者在选作教材时,除了将几处语言改得更符合儿童的阅读习惯外,最大的改动是另拟了题目,突出了启蒙,删去了原文开头关于母亲患了老年痴呆的一段描写。我无缘拜访教材的编者,但我能从中指度,编者的意图可能是不想让孩子过早地承受生命之沉重,命运之无常,而是让孩子感受童年夏夜之美好,年轻母亲之聪颖,乡土文学之魅力,与童年的孙友田一样,得到做人与文学的启蒙、熏陶。邻县那位老师可能也是如此想的。他的课已过去快一年了,可我依然清晰地记着课上孩子们兴趣盗然地读歌谣(文中的歌谣、身边的歌谣)的情景,依然记得那精美的课件:在深蓝的天幕上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月光下的农家小院内是母亲楼着孩子的剪影,一个柔和甜美的无伴奏女声轻轻哼着一段小调,斯情斯景,令人陶醉。试想一想,在学完《月光启蒙》一课后,我们是愿意孩子们悲戚地回想着痴呆的老母亲,还是愿意孩子兴趣盗然地颂着歌谣童谣并开始留意身边的民谣?结果不言而喻。四、该坚守怎样的自我走在语文课改的路上,一路繁花似锦,主题教学、诗意语文、情智语文、本色语文。于永正、王崧舟、孙双金、窦桂梅看也看不够,学也学不完。盲目模仿、跟风虽不至于像邯郸学步般可笑,却也会让我们迷失自我,找不准前进的方向。没有窦桂梅的激情你就不能酣畅淋漓,没有薛法根的平和就无法淡定从容,没有薛瑞萍的博览就缺乏深沉睿智。作为小学语文老师,应该坚守语文的自我工具性与人文性的有机结合;坚守语文课堂的学生语文能力的发展,语文素养的提高;坚守学生的自我发展中的学习主体;坚守教师的自我正确认识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有自己的思考;坚守有效教学的自我了解学情,找准学生的最近发展区。所以,我们更多地要考虑:我们从事的是小学语文教学,我们应当更多地关注小学生的心态、小学生的情智、小学生的话语、小学生的兴趣特征和思维方式我们要打造的是最适合小学生发展的语文课堂。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玉鼎猜谜网 版权所有